联系我们 | 微信 |
 总裁首选学堂
...

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先生出席第三届全球社会企业家生态论坛

时间:  



曾被南亚媒体称作“中国神医”,初绽锋芒就创下90天收入90万美金的行医奇迹!
弃医从商,带领步长制药先后创70余个国家级新药,160余件国家专利,成为世界最大的植物专利药企业!
捐资1亿元发起成立“共铸中国心”基金,热衷公益慈善事业,被誉为“中国特色慈善家”,荣登中国慈善总榜!

2016年11月18日,步长制药在上交所上市交易,发行价为55.88元每股,当日开盘后股价顶格猛涨44%。这标志着登上了资本市场舞台的步长制药,迈向了新的征程,也将继续为中国乃至世界中医药事业创造更多更加实在的贡献。


  图为步长制药上市仪式现场

    赵涛有一个理论,那就是一个优秀的企业家最好是超前三步,步子小了没意思,但是如果太超前就风险太大。所以,尽管他在决策时注重魄力,但也十分重视反对的声音,因为这种反对会让企业的步子不会太快,不要超前太多。

  在赵步长和赵涛父子的带领下,步长形成了很多鲜明的企业文化。比如“承认风险、容忍失败”,这样才能形成敢干事的气氛;“简单听话照做”,这是执行力的基础。在所有这些企业文化里,有一条非常特别:每个人都能说老板不爱听的话,而老板返听了不爱听的话都会更加仔细地琢磨。

  因为大家心中都知道,这样做是为了维护公司的核心利益。

  作为和父亲一起创业的“马背上的企业家”,赵涛最看重的就是战略眼光,是那种能够跳出局部战场放眼全局和未来的气魄。正是依靠过去十多年的筹划、并购和布局,赵涛相信,中国未来销售过10亿美元的“大象基因”中药产品中,步长会占到半壁江山。

  所谓多事业部模式,就是根据不同产品成立不同的营销团队和网络,互相覆盖,深耕细作,哪种营销模式更管用就用那种模式;所谓大病种理论,就是在研发、并购和推广中重点挖掘那些针对大病种的具有“大象基因”的产品,把这些产品培育成“销售原子弹”,通过领军品种的带动做大做强;所谓现代专利中药战略,就是利用现代循证医学的方式对传统中药进行现代化梳理和改造,并通过申报各种专利把最大化的利润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里。

  赵涛在企业经营中的两大“独门秘笈”,也是在实践中学习并及时总结出来的。这些已经成为企业理论的总结一旦成型,就成为公司发展的指南,为公司避免了很多弯路。

  这两大“秘笈”之一,就是“博弈理论”。赵涛认为,在并购领域,当大多数人都认可某一收购的时候,可能反而意味着这一收购不会成功,因为如果每个人都能看到机会就没有机会可言;假如和反对者各占一半,这也许意味着收购可以进行,但不一定赚钱;假如只有20%到30%的人赞成,这时候可能反是潜力最大的战略拐点,你有可能面临的正是一个难得的赚大钱的机遇。

  之所以如此看重并购,是因为赵涛把“并购”看做是“以资本为主导的科研”。也就是说,通过购买别人的产品节省宝贵的科研时间。在这方面,步长也许是中国医药(600056,股吧)企业做得最成功的。同样,步长上市前的重组也令人印象深刻。国际资本大佬大摩以及雅戈尔(600177,股吧),立白集团、大中等四十多家中国有代表性的民族企业都参与其中,一次引入这么多优秀的合作者的案例当时还是前所未有。

  赵涛的另外一个“秘笈”实际上是一个论断:改革者如果不掌权一定是失败者。他说,搜罗历史上的案例可谓比比皆是,所以,“没权不要轻易动制度”,要动制度进行改革,就一定要“说了算”并且能够掌权到底。

  有人说,企业是属于企业家的,但企业家却是属于员工和社会的。他们早已不是在为自己的享受而工作,而是放弃了自己的享受在为员工打工。

  有梦想,有激情,忙碌并充实着,任何时候谈起工作都是热血澎湃,像20多岁的年轻人——这就是赵步长和赵涛父子。

  赵涛喜欢说他是一个刘邦式的企业家,因为他敢用能人、善用能人。步长从1997年就开始引进管理人才,最早引入的是西安杨森的高级管理人员。到现在,除了作为董事长的他和总裁赵超之外,常务副总和副总裁都是职业经理人。而将来,不仅总裁,连董事长他都考虑放手让职业管理人才来做。

  现在,赵涛也开始考虑企业未来的传承问题。他甚至把这一课题作为他博士论文的选题。

  “企业就是我们自己的孩子,就跟人为什么要传宗接代一样,人人都想把自己的精神、自己的商牌、自己的名号传下去,我们也遇到这样的问题,我们也在思考我们的后代、我们的家族怎么传承下去。”赵涛说。

  在他看来,今天中国面临的传承问题,不光是你有一个孩子还是有很多后代的问题,而关键是看你是不是有一个好的传承制度,是不是有一个好的可以惠及子孙的家族文化。

  从这个意义上说,步长制药的前25年只是一个序曲。更加波澜壮阔的创业之路,必将在步长人的脚下延伸,一直通向遥远的也许超出我们想象的地方。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