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微信 |
 总裁首选学堂
...

武尔夫:想成功,不一定要受到非常高的学术教育

时间:  


 你们好!对于我来说,我又有机会来到北京感到非常高兴,来到北京的次数越来越多,每次访问之间的时间越来越短,我们在这边跟大家的友谊越来越深。

  中国正在践行海上丝绸之路和陆上的丝绸之路,应该说丝绸之路的概念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时间很长,丝绸之路和我们之间有非常密切交往的道路。

  中国现在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往后中国会很快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中国是一个贸易大国,这个我们都知道。另一方面谈到对外援助,中国是世界上给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对外援助最多的一个国家。

  萨科齐总统是我的一个老朋友,他昨天给大家讲了一个道理,我今天要重申这样的道理:欧洲年轻一代的企业家希望给中国和欧洲人,创造一个名副其实双赢共赢的情景。应该说德国人口跟中国比较起来小得多,我们才八千二百万人,但我们是世界上第四四大经济体,而且我们的经济非常稳定。

  我想大家听说过“德国制造”这个口号。我感到自己非常幸运也非常高兴,德国和中国一样,都非常想确保自由贸易,反对保护主义,非常支持自由贸易;另一方面他们也为了提供保护、环保保护做了很大努力;还有两个国家做很多贡献,帮助其他一些发展中发展起来,所以我觉得中国和德国起到让世界稳定下来的作用,这是非常好的事情。

  之前在杭州,在G20峰会当中,德国和中国真的有共同点,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这一点。应该说在几十年以前,一些大国跨国企业大中集团来到中国,他们的中小企业也跑到中国市场上来。中国企业也走出去,首先是一些大的大型企业到欧洲来,中小企业也跟着发展到欧洲去,现在很多中国企业把一些德国企业给买下来、购买了。所以我觉得在历史上,我们两国的关系从来没有如此的密切,我希望我们可以让这方面的情况取得更多的发展,让我们两个国家之间的贸易经济关系变得越来越密切。

  应该说我们都知道小型中小企业的优势是反映非常快,对市场变化可以非常灵活、非常迅速的做出反应。看到大自然的世界,特别大的动物如恐龙都没有了,但小一点、灵活一点的蚂蚁这种动物仍然存在着。

  德国比较顺利的并且比较稳定的克服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GDP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0%由工业贡献,实体工业在德国所占的比重非常大,占有30%左右。

  一方面我们的工业非常重要,另一方面我们都知道数字化、信息化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新的革命性发展趋势。

  我知道很多中国企业工业4.0、中国制造2025,这些都是非常有创新性的。

  世界上300家有一半来自德国,经常有一些人问我,为什么这么多都是来自德国?我觉得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的教育。我们非常注重应用型的人士的学习、培训,年轻人一方面可以在企业学到实践性的知识,另外在职业学校学一些比较理论性、学术性的东西,很早就把这两个应用型、学术型的教育结合在一起。

  中国很多家庭是独生子女,只有一个孩子,父母希望这个孩子有很好的发展,上特别好的大学,受到特别好的教育。中国所有父母都希望孩子上有名的大学,德国不一定这样。

  如果看一些德国名人的出身,会发现很多非常成功的人原来是工人出身,教育不一定是有名大学、名牌大学的教育。比如施罗德(原来德国总理)14岁就开始学一些商人方面的东西,作为一个经商的学徒;特制夫(音)的父亲是做面包的,他也是一个学徒;还有一个博世公司的创始人也是工人出身,没有上大学。

  想成功,不一定要受到非常高的学术教育。

  我知道在中国,工匠精神在现在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我经常被问“工匠精神”的特点是什么,我们德国培养工匠精神比较成功,主要特点是把理论、学习、知识和实践结合一起,在一开始结合在一起。我们不分蓝领、白领、工人,谁在办公室做工,我们主要考虑到对公司而言最好的成果是怎么拿出来。他是下到工厂做一些具体的手工,或者写字做一些行政方面的工作,这方面非常无所谓。

  开始给年轻人说教育时,把应用型跟学术型的学习结合在一起,我认为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德国当然有大学和一些高中毕业上大学,很多成绩非常友谊的高中毕业生选择职业教育,到一个职业教育学校去。在这边可以选择不同的职业,学校毕业以后,可以作为企业家或者可以到一个应用型的专科大学做讲师。

  我觉得通过这种应用型的专科大学培养出来的人才,这些人对德国的经济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才。他们会帮助德国国民经济继续取得很好的发展。

  我知道中国现在很有名的企业原来也是来自普通、平凡的家庭,这些企业家有一个特点,非常有责任感,对顾客、员工、产品、合作伙伴有一种非常发达的责任感,所以他们也非常愿意培养一些人才给社会以回馈。

  我跟萨科齐一样来中国很重要的目的是向你们学习,来理解你们对数字化、信息化这些新发展趋势有什么样的理解。我知道中国人有一些方面比德国做得更快,比如付款,基本上不用现金,德国人还是用现金,中国人用微信;你们打车是用手机,用Uber、滴滴,中国在数字化方面跑到我们的前面。

  我们为什么喜欢中国人?因为我们喜欢中国人非常乐观的精神,来到中国你就看到很多笑脸,会看中国人对创新是非常热爱的。

  中国市场也很大,这也是吸引欧洲的一个因子。中国越来越开放、走出去,对世界开放大门。

  我可以告诉你们,在开放走出去过程中,欧洲会作为中国非常公平的合作伙伴。所以中国和欧洲真的非常适合做合作伙伴,我们会一起创造非常美好的未来。

  几个月之前我有机会给中国搞技术的人交流,讨论的中国人和欧洲人的不同观念,我知道在中国用现金用钞票买单是越来越没有人做的,都是用手机或者更先进的做法。德国人在这方面稍微保守一点,一个老爷爷,有一个孙子,可能在枕头上藏起来一些钞票,每个星期给他孙子一个钞票,这样他们很好的懂得金钱的价值。所以这方面我们有不同概念和不同传统,我们之间的交流是非常好的事情。

  应该说中小企业联盟对双方而言都是非常好、非常理想的平台,一方面有中国的中小企业,另一方面帮助中国中小企业跟欧洲中小企业结合在一起,建立越来越密切的合作关系。因为我们都知道工业4.0对大家来说是非常好的机遇,能充分利用这个机会需要信任,我们现在一定信任联盟对我们安排中国的中小企业,也希望中国的中小企业对欧洲中小企业的信任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我们共同发展起来,实际上可以造出一些非常伟大的成果。

  我非常感谢你们给我这个机会,今天跟大家在一起,下面有讨论,通过讨论可以把问题谈得深入一点,这边有机会进行一起讨论,加强友谊和互相信任,是非常好的、非常欢迎的机会,所以对邀请我的各个方面表示衷心的谢意。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