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微信 |
 总裁首选学堂
...

刘向阳:社会企业家的健康与幸福密码

时间:  


由世华智业和商界传媒集团联合主办的“第三届全球企业家生态论坛”于2017年9月9-11日在北京召开。奥伦达部落创始人、泊爱慈善基金发起人、居易国际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刘向阳先生发表了演讲:

  感谢大会的安排,感谢姜老师。如果要讲泊爱慈善基金和奥伦达部落这十年,首先跟大家说一下泊爱,他是一个挂靠在慈善总会下面的一个企业专项慈善基金,所以我们企业出资有十年了。奥伦达部落是我们企业的机构,是一个品牌,是一个生活服务品牌。

  如果讲这十年的经历,可能得从二十年前的一件事说起来。

  1996年11月份,也是类似这样的课程和论坛上,在北京,在北四环西藏大厦,主办方是中外管理杂志,社长姓杨,今年还很健康,应该85岁了。二十年前的这个时间,在论坛上受益特别大,听了当时大家都在很封闭的修炼这个东西。二十年以前我三十多岁,对我来讲眼前忽然一亮,开了一扇窗,原来一个人是这样的,原来一个企业组织可以这样。

  在那个课堂上学到了很多,从此开始了一个企业家的内心探索心灵之旅。

  很长时间的学习,那个时间的培训和学习比现在还疯狂,好长时间痴迷在课堂上,就想搞明白人是怎么回事,企业应该怎么做。当然那个时间我做地产的,享受了我们这个社会的地产行业红利。在十年以前一个物质上不存在问题的人,在想怎么让自己的人生更有意义,自己未来的人生怎么过,学了十年了,终于明白了我要天天心情好。

  二十年开始学心灵成长和心理学,还有中医学太极,知道原来健康原来如此重要。人一辈子什么都不是自己的,只有身体是自己的,每天甚至每一个当下自己的心情和心境是自己的,其他都不是自己的。

  开始在企业内部给自己的高管团队以及员工分享我们应该怎么健康,怎么让自己心情更好,怎么有活力。在2007年压抑不住内心的冲动,就开始走向了社会,2008年正好赶上汶川地震,我们就顺势成立了泊爱慈善基金。

  这是泊爱慈善基金十年以来的一些情况。

  泊爱慈善基金是一个纯公益的慈善机构,由我们企业出资,由我亲自参与。其实十年以来,我本人有两个月都在基金会,所有费用都是我自己的,基金的运作,最早的时候一年要一百万左右,前几年两百万,最近两年一年要三百万,都是我们企业捐赠的。我们就做了一件事,这个事情就是,面对中小企业家他的职场当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和生活当中遇到的问题,大家一起去探讨有没有解决地方案。

  可喜的是,经过十年的沉淀,大家一起探索,我们应该找到了这条路。

  为什么说应该找到这条路?是因为我本人二十年以前身体非常不好,现在身体特别好,在这个系统里有上万个企业家,我能看到他们一天一天那么大的变化。由衷的高兴,昨天是教师节,很多的人给我发红包,很多人感谢我做了这个事情,我说其实我最大的滋养就是看到同学们在这个系统一天天的变化,那个滋养无法表达。

  所以关于泊爱,十年的过程我自己的心理也经过了一些阶段性的感受。后来我明白一件事,当初为什么去做这个事情,其实开始的时候是懵懵懂懂的,也没有这样那样的想法,就是压抑不住。2008年正式按照国家的规定挂靠到慈善总会下面,其实后来明白那个过程是特别感性的。所以后来我体会了这句话,慈善是感性的,公益是理性的,这个跟我后来的思想变化有关。

  所以当初做这个事情好象压抑不住。就像我们从一个桥上过,有一个残疾人跪在那里,如果你不拿出一百块钱,你走不了,走了还会回来再掏出一百块钱,其实受益最大的是自己,是自己面对自己内在那一份情感。

  所以我觉得泊爱慈善基金十年,大概有五年的时间是慈善了我自己。

  后来有点不想做了,因为企业的规模越来越大,其实真的没有时间。但是看到那么多学员那么大的变化,基金会的秘书处运作越来越规范,有点停不下来了。但是从头脑的部分来讲,做是不做?有点纠结的,从内心来讲有点不想做了,因为企业确实需要把更多的时间放在自己的企业上。说句实话,一个企业家如果不专注在自己的企业上,到处去想当专家想当讲师,我觉得这个不正常,所以那个时间很纠结。但是后来因为这个组织越来越大,很多的东西越来越顺,确实看到很多的人特别的需要。

  就目前来讲,上万个企业家每个企业家他学到东西,回去跟他的亲戚朋友和企业分享,其实这个系统已经影响了几百万人,有点停不下来了。

  我就开始调整自己的心态,然后跟我们的秘书处商量,我说我一年只能参加四次大的活动,四次小的活动,大的活动最多六百人,小的两百人,三天,这样的活动目前来讲已经是老学员在讲和带活动。四次小活动是培养他们成为同学会的导师,让他们学完以后回到他们的城市同学带动新的企业家学员。有四次小活动,每次是五天,现在主要是我来带,当然我们有一个讲师团,也很多人差不多胜任这个讲课,但是每年基本上我这八次活动对这个机构做了承诺,我是要参加的。

  所以从这样的过程我就发现,其实公益是理性的,是需要自己理性以后的选择。因为你会看到,社会需要,但是社会需要。作为你自己来讲也可以做,也可以不做,社会上有很多需要,有时候自己也会选择不去做,但是这个事情选择了。所以大家分享泊爱慈善基金十年,其实前三四年是慈善了我自己,后六年自己纠结想明白以后,还是要给社会尽点责任,把这个事情做下去。其实后来自己的体会,公益是理性的。

  这个系统是纯公益,没有任何销售,包括企业自己的产品系统也不可以自己销售。现代人现代文明最大的表现就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最大的一个表现就是价值交换。为了让我们自己更有价值,交换出更多的经济利益。其实大家都在做交易,其实我们所有的付出背后都有一个“要”,在某种意义前面是付出,后面是“要”,这个行为都是交易。我们在付出的时候,我们怕我们得不到,会有各种各样的战略策略和手段,其实这个过程每个人都很绷紧,竞争的压力特别大。

  但是在泊爱慈善基金系统里,每个人从开始参与到最后在这个系统里,他感受的完全是自己付出给自己带来的那一份幸福感。他打破了社会上经常我们所处的哪一个交易的状态,所有的动机都是为了让自己舒服,所有的付出背后是我为了我自己的能量顺畅。

  当然,后来我们对这些东西也做了很深的研究,在人类的进程过程距今十万年以前,有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他是澳大利亚人,95年获得了医学奖,他研究哺乳型动物的大脑,他发现那个时间我们的脑结构里进化出了有利他人的行为。所以人类在某种意义上,从底层人是想对别人好的,但是因为现代文明这样一个机制,有时候让人纠结在我跟别人的关系上。

  所以我觉得泊爱慈善基金提供了这样一种尝试,这个尝试就是一群人待在这个系统里,就是为了让自己舒服,主观让自己舒服,客观帮助了别人,所以有机会请大家来参与这一项面对企业家的纯粹的一个公益组织。现在已经十年了,每年四次大的活动四次小的活动,这是今天的第一个部分。

  第二个部分,在这十年的时间,我们创建的一个生活服务化品牌。这个品牌起源于北京的延庆和河北怀来县交叉处的一个地方,13年以前,2004年,我们收购了一个地产项目,我们收购以前这个地产项目已经有五年了。它的土地成本在六千块,我们进去的时候转让价三万块,将近亩。13年以前开始,跟我自己的追求有关系,因为早年在北美,特别是欧洲欧美就看了很多房地产,觉得那个地方好,其实曾经有一段住在加拿大,不想回来,后来想想你的事业在国内还得回来,干脆自己建一个,这是这个项目当初的初衷。

  后来我们发现北京的有钱人,他需要一个真正的生活的地方。那个时候北京也是他们生活的地方,他们在北京的资产,他们把北京的房子当成是宜居,就是每天回去吃住的地方。但是我们发现一个人的物质问题解决以后,他需要能够满足精神需要地方,我们经常会讲城市是物质的穷人进程,乡村是精神的富人下乡。

  十年我们在这个地方开始了一个地产项目,叫援乡美利坚。最近十年我们打磨出一个健康与幸福系统,奥伦达部落这样一个品牌,其实我们是满足了这群人的精神需要。我们的做法也很简单,我们就去琢磨尝试探索,去使用服务型的活动,叫聚拢活动,投入聚拢活动的点延着这三条线,三条线就是有机与健康,艺术与尊享,信仰与爱。

  十年以来,我们在这三个方向上透过一个叫聚拢的活动,实现了我们客户想要的幸福的体验和健康的一系列的活动,包括基础医疗,包括康复、亚健康预防和慢病管理。

  联合国曾经提出新的医学范式。现代人的疾病不仅是生理指标不正常,更多的跟他的社会化的环境、家庭、生活模式、和职场都有关系。奥伦达部落作为一个健康和幸福系统,我们在这让新的一些范式,它的生理性和心神属性和它的社会性有效的合一。希望大家有时间我们一起探讨这个话题,这样一个地产项目。当植入了一个生活系统以后,十几年以前这里鸟不生蛋,就是一个荒山坡。现在我们的公寓和洋房是小的项目四倍多,如果是大的品牌项目,我们是它的两倍和两倍半。最近我们有一些产品,价格已经冲破了长安街的均价,达到了将近11万,有时候我们在想为什么我们的客户会掏这么多钱买我们的东西?

  就像很多年前我跟团队一起树下的一个愿景,我们就是要为北京这群有钱人,在他们的物质问题解决以后,给他一个精神的奢侈品,所以我们认为特色小镇它是一个奢侈品。很多人可能为了投资去买,但是不一定有时间去享受,他是一个奢侈品。当我们面对中国的富人,解决了他的精神需要的时候,因为他们太有钱了。他们愿意去讨更多的钱享受自己要的生活,我们提出幸福两重奏,我们觉得你有钱满足自己会幸福,但是你会发现真正让你幸福的最后阶段,或者你拿钱有时候很多幸福是买不到的。唯有最后一个阶段,当你把时间和精力用到更需要的社会群体上的时候,你才会最后更幸福。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