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微信 |
 总裁首选学堂
...

赵普:财富的本质是福报

时间:  


由世华智业和商界传媒集团联合主办的“第三届全球企业家生态论坛”于2017年9月9-11日在北京召开。东家APP联合创始人、普雷资本创始人赵普先生发表了演讲:

  今天是姜岚昕老师率领的大会开的第三天了,我看诸位神色倦怠,开这种会是最消耗脑力的,有很多大咖都带来了精彩的思想分享,尤其是他们浓缩的思想精华都很烧脑,今天我作为开场嘉宾就给大家来点轻松的,本来想给大家来点数据内容,但是我想讲讲故事也许大家更爱听。

  姜老师是你们的也是我的,我们是十几年好朋友,接受他这个任务心里很忐忑,不知道能不能讲好。

  刚才我的主持人同行介绍,两年之前我是央视的一名主持人,两年之后转身一变成为投资人,转型过程怎么样,大家都在想:央视主持人怎么一转身就成为投资人了。绝大部分公众只看到一个桌面上的人物转型的结果,却并不知道中间经历了什么,甚至也不清楚这过去职业历程当中都有哪些故事。

  所以今天作为开场嘉宾也是你们的醒脑嘉宾,给后面贵宾的精彩讲演先做一下预热和铺垫。

  我的投资公司叫普雷资本,普雷是英文的play,普是赵普的普,雷是另一个人。曾经在媒体同行采访我时被逼问,我们每个人做商业最本质的是什么?我说做商业要赚钱。做投资的本质是什么?做投资的本质是获利,最终是要用财富衡量你是否成功的,起码它是一个评价维度。假使说这个评价维度已经确认了,也就是说我们已经赚到了钱,这笔钱我们用它做什么?

  有的人说做慈善,或者换取更多钱,或者用它争取到更多社会资源,但我的一个观点是:财富本质是福报,这里的福报不是宗教性质的,而是追逐财富过程当中和得到财富之后的一个心理预期。

  首先还是说一说这个普雷,新生的资本公司,它很年轻,到今天不过才两个多月,7月1日正式成立,但筹备过程并不简单,有的人说你怎么短短几个月就成立一家资本公司,其实并不是这样,我们酝酿了很久。

  为什么需要这样的一家公司?

  我和我的两位合伙人有紧密的联系,第一位是普雷的“雷”,他之前和我就有密切交集,我们两个人交集主要在文化和创意领域。还有一位是投资界比较熟悉的投资明星,不过他淡出江湖多年,他叫汪之雄,汪之雄过去给人印象最深刻的一笔投资就是腾讯,在腾讯最低谷的时候他投资了腾讯和南非MIH集团,所以南非这个集团到今天为止依然是腾讯最大的股东,一股都没有让出,十几年前获得1200倍的回报,是当时耸动一时的投资业绩。

  我们三个人成立普雷资本要做什么?很多朋友可以在最近两个月的采访和公开报道当中看到一些答案,但这并不是答案的全部。

  这是我的近照,赵普的脸上有皱纹,因为我今年已经47岁了,没有皱纹就成妖精了。这张照片和我在央视形象有差别,因为在央视离开的时候我是142斤,照这个照片是132斤,瘦掉10斤不是刻意减肥,是因为创业真的是太辛苦了!这一页PPT基本上是我最近十余年的历程但这不是全部。

  从2006年创始《朝闻天下》开始,现在新闻频道和CCTV1还有,2012年我登陆了《晚间新闻》,在CCTV晚上10点黄金档,这个有变革。

  2012年,这一年我本人也遭受了非常大的挫折,因为“明胶事件”我被停职了4个月。

  2015年底离开了,很多朋友问我是在央视受打击、被误解?完全不是,央视对我非常好,是我最重要的成长里程碑,也是孵化我公众影响的最重要平台,我至今也感谢它。不是因为体制不行要离开,我从来没有告诉公众有这个答案。反而我离开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和央视有关,是过去在央视所呼吁的,如果我对文化有点理解的话就应该对文化做一点事情。

  所以2015年底创办了中国手艺发展研究中心,是和中国传统手工艺传承有关系的NGO机构,目前座落在国子监40号。

  2016年加入东家APP,东家是个网络应用软件,如果大家想了解可以下载一个看看东家是做什么的,它主要是帮助中国传统手工艺匠人们销售他们作品的平台,短短两年时间这个平台已经是东亚地区最大的手工电商。

  2017年又成立了普雷资本。

  短短两年时间我做了很多事情。其中大部分事情都和文化、创意有关系,反倒是和资本联系不密切。这是我的一个历程。

  大家看看东家。

  东家有这么几个愿景,一个是让传承成为潮流,传承和潮流看起来是相悖的事情,但我们想做成的是,它不仅仅是一个手工电商,也是东方美学生活方式的平台。还有一个是文化有时需要通过商业来表达,今天我们的生活当中很多事情看起来和传统手工艺已经没有关系了,其实关系密切。

  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过去30年时间里,几乎每天有两到三种传统手工艺丢失了,过去两三千年时间里,很多最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被彻底忘记了,这件事情有多严重?很多人没有给出过答案,我给的答案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发展历程当中最重要的物质证据也许还在,最重要的非物质证据没有了,就会出现什么?

  你们知道中国有个最著名的节日叫端午节对不对,我们现在习惯叫粽子节,这非常的荒谬,如果端午只被人们记住是吃粽子,那这个民族非常悲哀,另外一边却是邻国韩国人已经为粽子节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我这样说不是鄙薄韩国人,因为韩国人大部分也是华人后裔,但端午节什么时候成了韩国的节日,它明明是我们屈原投江之后的节日!但拿什么告诉全人类这个节日是中国人的?所以遗产消失了非常可怜,因为没人在做,为什么没人在做?因为没人买了。

  我讲过两句话可以在这里分享:第一关于中国传统手工艺的保护,买卖是最好的保护,没有买没有卖,匠人无法得以生存,不能自尊、体面的活在世面上,手艺没有人去做了,自然也就消亡了。第二,使用是最好的传承,如果匠人做出来的东西不被今天人所使用,那么手艺会失传。这个东西就需要靠无数人支撑和今天人们熟悉的互联网方式以商业来表达。

  我们现在有五千多个匠人在平台上入驻,这五千多个匠人是一个一个口碑传来的,电商这件事情是靠徒弟、徒孙、家里孩子们经营网店,到目前为止,这个电商上线两年已经实现月度销售额五千万,在这个领域已经是独角兽了,非常不简单。

  我在做普雷资本公司之前就投资了它,不过那时候的身份是个人天使。

  这是故事的前传。

  7月22日我们在杭州召开的首届中国匠人大会,我要向姜岚昕老师学习,我这个会也是全国性的,和这个会场很相似,就在云栖大会的会场。这在中国数千年的文明史上从来没有一个机构做中国传统手工艺人的大会,从未有过。我们来了1500多人,晚上开了一场盛大的会招待他们,我非常感慨,过去中国的匠人,大家认为他们存在于乡野,都是粗鄙之人。但我看到的匠人特别是年轻匠人却表现出非常高的素养,是真正植根乡土中的文化代表人物,他们的作品能够在线上获得不菲的成绩,完全在于他们的努力和成就。

  第二个故事,这个故事主人公是普雷资本的“雷”,这位同学是清华大学毕业,学的专业跟文化管理不能说完全没有,要说有大概也是1%、2%,因为他是学水利专业的,为什么会做资本?也是阴差阳错,他经历了中国最棒的文创园区,在美术馆的后街有一个中国北京文化(17.080-0.06-0.35%)的重镇叫77文创园,那儿有最好的小剧场叫77剧场。有北京最大的剧目排练中心,剧目排练中心用来做什么?在北京上演的舞台剧80%在那儿排练出来的,著名导演贾樟柯工作室就坐落在那儿,非常棒的互联网媒体虎嗅网也在那儿,中国最顶尖的服装大师、年轻的马可女士的无用空间也在那儿。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不过77美术馆后街的一个园子只是北京园区的1/6,类似这样的园子还有6个。

  王雷出身清华,投身地产,最后走到了文创这条路。

  文创的本质是文化,清华学生出来做文化不会让人意外,因为清华本身就有非常好的文化和学术的积淀,所以短短几年时间里做了一批令人瞠目结舌的文化杰作。

  比如77文创园区,比如雍和宫园区,比如很工业化很酷的美术馆后街,1950年代印刷厂改建的。还有现在在宁波占地20万平方米的街区被辟成文化园区。北京东五环化工厂改建的园区。还有亦庄大地。从2010年开始到2017年,7年时间,现在已经是全国最知名的文创企业。

  所以做文创投资、做普雷资本,本质上是要找一个对文化有深刻理解的人,才可能志同道合做一件未来可以对后代有交代的事情。

  为什么我们的价值观是福报?

  这是一个闽南菜餐厅的故事,这个餐厅不劝别人喝酒,不劝别人多点菜,它的本意是你在这儿喝多了不利、点多菜了浪费不利。一般企业是多点菜、多喝酒水才能赚钱,而这家企业反其道而行之,由此高速增长,挣到了更多钱。为什么?因为他们看到了商业本质是人,如果奔着人贪婪本性而去,有理由赚到更多钱,但累积财富之后看重的焦点才是我们的价值观。

  这是另外一个故事,日本一家企业全年休息超过140天,最近20年日本这家企业每年增长有5%的利润,什么意思?对员工和员工家属好的企业一定会好的增长,而不是一味的盘剥,盘剥不会带来高速增长。

  这是德国的一个企业,他们全心全意做的一件事把环保做到极致,用油毡做双肩背,是时尚爆款,因为背上了这个双肩背就背上了地球,因为你爱地球,环保。

  福报是什么?一个是对雇员好,对股东好,对顾客好。

  为什么普雷资本要去做文创投资?世界文化市场占比美国到43%,中国现在是世界经济体量第二的国家,可我们只有占3%,我们常常挂在嘴边的对外传播是中国是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但在世界文创市场的版图当中还是一个小小的份额。

  反过来看,对于我们投资人来讲、对于我们做文创企业的人来讲这是很好的机会。从2003年到2020年整个文创领域的曲线图一直在增长,这是我们的机会。

  所以普雷资本到这儿来不是做路演,而是讲讲价值观,非常希望得到今天在座好朋友们的支持,一起合作,可以把中国文创、中国文化实业集我们所汲取的价值观与更多人分享。

最新动态